美媒称IS濒临崩溃:打仗望风而逃 当局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作者 菲律宾网站 来源 军事动态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7月15日

  外媒称,在欧洲政府手忙脚乱地遏制“伊斯兰国”构成的不断扩大的恐怖威胁之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场上,该组织却成为一支迅速萎缩的力量。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25日报道称,在武装分子24日遭遇的最新挫折中,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空袭支持下展开为期一周的攻势之后,进入了古城巴尔米拉的郊区,而美军的空袭则帮助伊拉克军队攻克了位于伊拉克北部的一连串“伊斯兰国”控制的村庄,这些村庄一直对附近的美军基地构成威胁。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2月29日报道,秘鲁国家石油公司的一条主要石油管道近日破裂,导致近3000桶原油泄漏,该国西北部的基里亚科河和莫罗纳河严重遭污。事发三周后,秘鲁当局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据报道,石油泄漏给当地居民的生活带来了严重影响,政府已告知居民不要吃污染水域的鱼类。有居民表示,至少有八个土著社区依靠该河流的水源生存。一位土著居民告诉记者,她的家人现在不得不靠香蕉和丝兰来补充能量。她说:“这些泄漏的原油给森林造成的污染越来越多。那条河流被污染了,之前可食用的鱼类是充足的,但是现在鱼都生病了,就像人一样。”

  这只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境内众多战线上的两条——在这些战线上,“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正被挤压、拉扯和驱赶。他们9个月以来还没有发动过一次成功的进攻。据美军官员称,“伊斯兰国”领导人正在以每3天1个的速度在美国的袭击中被打死,从而抑制了他们发动进攻的能力。

  前线指挥员不再谈论一支极可怕的难以战胜之敌,而是谈论在几天之内崩溃的“伊斯兰国”防御以及一遇到进攻便望风而逃的战士。伊拉克反恐部队指挥员阿卜杜拉-加尼·阿萨迪少将负责指挥了攻占伊拉克安巴尔省希特市的攻势。他说:“他们不战斗。他们只是派出汽车炸弹,然后逃之夭夭。当我们包围他们的时候,他们要么投降,要么混入平民当中。他们的士气被粉碎了。我们用他们的通信设备对他们进行监听。他们的领导人央求他们战斗,但他们回答说这是一项迷失的事业。他们拒绝服从命令,四散奔逃。”

  “伊斯兰国”仍然控制着大片领土,并且可能证明在遭到挫败的情况下仍然具有与在发动进攻时相同的致命性。执法官员担心,在比利时、土耳其和法国发动的袭击可能只是武装分子网络渗透进入欧洲的冰山一角。

  最近的袭击究竟是如某些美国官员所说的是对战场失利的报复,还是极端主义势力上升所带来的全球“圣战”的必然后果还很难辨别。最近几周在伊拉克及叙利亚出现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及打了就跑的攻击的死灰复燃没能占到便宜,却给原本生活在武装分子势力范围之外的民众带来了死亡。今年已经有数十人死于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的自杀式炸弹袭击。

  但是美军官员说,他们相信在18个月之后,作战行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在巴格达的美军发言人史蒂夫·沃伦上校说:“随着时间推移,随着我们系统的成熟,我们正在变得更有战斗力。我们在发现他们的行踪方面变得比原先拿手很多。任何时候只要他们试图行动,我们就能发现并干掉他们。他们动弹不得,很长时间以来没有赢得任何战斗,他们已经群龙无首,因为我们正在干掉他们的领导人。”

  正在得势的不是只有美国支持的军事行动。俄罗斯的空袭对于帮助叙利亚军队攻入古城巴尔米拉起到了重要作用。巴尔米拉是大约一年前在“伊斯兰国”的最后一次攻势中被夺走的。

  在俄罗斯空袭帮助下的叙利亚军队还在位于阿勒颇附近的“伊斯兰国”据点巴布周围取得了胜利,并且正在挺进拉卡省的东南郊区。美国官员说,在美国支持的武装力量到达拉卡之前,叙利亚军队不大可能先达到达该地区,但并非完全不可能。

  不过,大多数的进攻正在由组成松散联盟的各种武装力量展开,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并且沿着“伊斯兰国”领土的广大边缘地带摆开阵势。这些武装力量包括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PG)、在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民兵、在2014年灾难性崩溃后已经得到相当程度恢复的伊拉克军队以及未与美国直接结盟但在同一个阵营里作战的什叶派民兵。

  美军今年早些时候曾估计“伊斯兰国”已经失去了其在2014年巅峰期所控制领土的40%,这个数字还不包括最近丢掉的。在安巴尔省,刚刚获得新生的伊拉克军队正在沿幼发拉底河谷朝希特镇前进,并且已经在近日夺取了长度超过25英里的领土。在叙利亚东部,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2月底在美国特种部队的协助下占领沙达迪镇,与此同时还夺取了近1000平方英里的领土。尽管该镇并未作为“伊斯兰国”据点而被媒体广泛报道,但是它长期以来在叙利亚一直是以极端主义的中心和美国占领伊拉克期间叙利亚境内反美圣战者的主要来源地而著称,“伊斯兰国”最有权势和最有影响的领导人之一奥马尔·希沙尼3月早些时候正是在这个城镇死于美军的空袭。

  作战行动原计划持续数周。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说,事实上该镇在几天内便告陷落。他说:“攻克沙达迪镇原本是个长达6周的大行动。‘伊斯兰国’部队挖了壕沟,防御设施应有尽有。事实上他们完全崩溃了。他们一个城镇一个城镇地挨个崩溃。”

  美国官员说,目前对今后军事进攻的最大制约因素主要是政治上的。在重要战线上的进展(例如在伊拉克的和解及结束叙利亚战争的外交努力)并没有与在战场上的节节胜利保持同步,从而阻碍了把战火引向更为重要的“伊斯兰国”核心据点的计划。

  夺取“伊斯兰国”事实首都拉卡的作战方案由于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围绕让谁参与行动以及在夺取该城市后如何对其进行治理的问题出现了矛盾而被搁置了。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已经宣布设立一个不包括拉卡在内的独立联邦地区,而美国计划训练和装备一支阿拉伯武装部队以夺取拉卡的方案却迟迟不能兑现。

  同样,进攻“伊斯兰国”控制的最大城市摩苏尔的准备工作也因为围绕让谁参与战斗以及今后如何管理这座伊拉克北部城市的争议而被搁置。先前打了许多胜仗的颇有势力的什叶派民兵不顾美军和伊拉克库尔德民兵的反对,坚持自己应该在这一战役中有一席之地。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迈克尔·奈茨说:“我们很可能明天就解放摩苏尔,但如果真的这样,我们抓在手上的将是一个烂摊子。许多工作有待于完成,以确保权力在摩苏尔的有序过渡。”

  伊拉克军队称24日在尼尼微省马赫穆尔镇郊外的作战行动是摩苏尔攻势的开始。不过美国和库尔德官员认为这只是一次极其有限的行动,目的是把“伊斯兰国”从一直对驻扎在马赫穆尔的美军、伊拉克部队及库尔德民兵构成威胁的一连串村庄中赶走。一名驻防在马赫穆尔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19日死于火箭弹袭击。

  事故发生后,秘鲁国家石油公司并未及时进行处理。直到两周后,该公司才开始给当地居民提供食品、水和医疗帮助。

  在马赫穆尔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拉克军官告诉记者说,进攻部队几乎没有遭遇到抵抗,他们赶在武装分子撤退前占领了5个几乎空无一人的村庄。

  “伊斯兰国”在遭到攻击时继续展开防御,并且没有显示其核心领土正在丧失凝聚力的迹象——但是奈茨认为,预言“伊斯兰国”的最终失败目前开始变成一种可能。他认为这种结果可能在明年年底前出现。他说:“他们正在开始崩溃。他们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武装组织。如果同一时间你让他们在6个战场上遭到压力,他们就无法坚持下去了。”(编译/曹卫国)

  据悉,秘鲁的主要石油管道都是30多年前建造的。此次事件是该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第三次出现石油泄漏,破裂的管道曾经每天可输送5000至6000桶石油。

  秘鲁国家石油公司应急响应小组负责清理工作的维克多•华卡约告诉记者,现在河里的鱼是安全的。“作为国家石油公司,我们相信河里可以洗澡,河里的鱼也可以吃。但是公众不信任我们,因为他们不了解石油及其性质。”

澳门博彩http://www.vertu888.com/kKVJcbV/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濠州新闻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mtji.net/jsdt/170.html